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散花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匹来自绝地的苍狼!于五月中诞生,融入栉沐风雨.孤独的游弋在沙漠边缘.层层沙浪仿佛是它的琴键,弹奏着一只只舞曲,一曲曲生命的和弦.一个前无古人的境界。雪地混着月光,黎明仍没有希望.胸怀一世的苍凉,拥抱万世的辉煌

【原创】我的白发亲娘  

2009-04-02 22:12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95年1月19日,娘永远离开了我们。每当听见别人喊“妈妈”的时候,我的心就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,母亲的去世,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,也是一种少有的激励。从此,这种感觉就一直掩饰在内心,一触即发

   娘去世后,一直想写段怀念娘的文字,每次提笔,想起娘的音容,那份难以割舍的母子情结,让我哽咽不止,泪水湿了桌上一片,以至无法继续。又是清明我终于又提起笔,写我十几年来想写的文字。

   回想母亲病危的那段日子,我绝望的几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,不管间隔多少年以后,我都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段令我今生难忘的历程。这一切不是因为别的自己时时刻刻思念、怀念我的母亲。原因,只是因为母亲在我的人生成长路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,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农家女子,她同天底下农民一样具有勤劳、善良的心灵。 娘一生勤劳好强。印象中娘整天有干不完的活,没有闲下来的时候,即便我们兄妹五人相继成家后,也是每日里带不完的孩子 .做不完的针线活,喂不完的鸡鸭,不停地摆弄屋前的两分菜地。娘一生节俭。印象中娘总是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蓝布大襟褂子,尽管后来我们兄妹给娘增添衣裳,娘总是说穿新的不自在,不如旧的舒坦。其实我们知道娘是舍不得穿。娘有一个习惯,就是吃饭慢,平常吃饭总是最后一个吃,把我们吃剩的饭菜倒在一起和着吃,最后用剩玉米馍头沾净碗底

    娘一生平凡,几乎没出过远门,娘去世的前一年我告诉娘 等你病好了我领你在石家庄好好转转,可是娘却一病未起直到第二年去世.没想到这次对娘的承诺竞成了终生难以弥补的遗憾……

   夜深人静,孤灯素纸,那些酸楚的记忆,想起娘的音容,泪水早已湿了桌上一片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4)| 评论(5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